电视台负责招聘的一般都是什么人呢?

严格的说是当地的广电局,广电局管着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招聘主持人的话,用工比较规范,电视台负责试用、考核,广电局人事科或人力资源部负责对应聘人进行资格审查,正式应聘后安排你的人事档案。在签约合同上,招聘法人代表方可能是电视台,也可能是广电局,这就是业内常说的台聘或局聘,也有一点电视台招聘你最后却是把你的人事档案放在当地人力资源市场,省台和央视的话还会出现频道聘的现象,即你在里面正式上班了,对外你只能代表你所在的电视台某一频道,而不能代表该电视台。更有低一级的是某个栏目组聘你,那就是栏聘了,你所谓的负责人一般就是该栏目组的制片人了。电视台内部就是这样,分了三六九等的,台聘、局聘、栏聘、频道聘、人力市场聘,各种方式的聘任签约方式会多多少少影响你的经济收入,对以后评职称啊、定福利啊更是影响深远。所以你要是前去应聘的话一定要明白他们是哪种聘任方式,小心栏目组打着电视台的幌子骗人进去。——这是真实的情况,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对这些都可能不大了解。我是在电视台待过的,现在还有好多同学在这个行业混,参差不齐,什么情况都有。

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应聘条件:

1. 全日制高校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年龄35周岁以下。

2. 对广播事业具有浓厚的兴趣、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

3. 较强的新闻敏感性和团队协作能力。

4. 持有国家普通话一级甲等证书。

5. 有较强的节目策划能力、语言组织表达能力、节目驾驭能力。

6. 至少三年以上广播电视采编播工作经验,在当地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近三年内其播音主持的作品获得过省部级以上奖励,播音主持的节目在当地有一定社会影响力。

7. 英语四级以上;能熟练使用音频工作站,计算机及互联网。

现在一般市级以上电台招聘主持人对学历的要求是本科以上学历,如果有经验可以适当放宽到大专学历,区县级电台要求大专以上学历。我说的有经验,指的是有传统电台工作经验,YY上的可不算。

对于学历专业没有硬性要求,播音主持专业毕业的会优先考虑,其它专业毕业的只要你达到相关水准也没问题。

证书之类的,如果你是非专业毕业的,至少应该有普通话等级证书,应聘市限台普通话等级至少为一级乙等,省级台、直辖市台或省会城市电台,普通话一般都要求在一级甲等。普通话等级考试,可以联系自己所在城市的语委咨询报名参加考试。

非专业的应聘电台,如果持头播音员主持人上岗证,参加应聘成功的几率更高一些。播音员主持人上岗证可以咨询当地广电部门,可以网上报名。具体可以上国家广电总局网站查询。

上高中(高二高三吧,大概2006-2007年)的时候,朋友送的一个带收音机的电子闹钟,晚上有时候会收听《心海扬帆》节目。 李克(好像是云南人,听说回云南了),李是木子李,克是克服的克。曾经邳州人民广播电台《心海扬帆》《幸运降落伞》的主持人,微胖戴眼镜,喜欢弹吉他,主持过一次在邳州的汤潮歌友会。 每天,我们都会遇到很多事,每天,我们都会遇见很多人,有的事令我们感触颇深,有的让我们记忆深刻,忙碌的都市里,“我们用最最真的感受记录一切”……这里是邳州人民广播电台,FM91.5兆赫(现在邳州人民广播电台是FM103.5MHz),新闻综合频率,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李克,李是木子李,克是克服的克…… 《心海扬帆》的开场白。《关于李克的一篇网文》初见 李克 ,以为是网络工程技术人员,专职主持电台的网站工作。那时他正跟着电台的负责人走进广电局的大门。只见他中等身材,微胖,笑哈哈着,斜挎电脑包,走起路来,大大咧咧,松松垮垮,自信而又随和。我在广电大楼的大厅里,和他握手寒暄时,怎么也不会把他与电台主播联系在一起,更想不到他日后会一举成名,成为 邳州 家喻户晓的电台名星。第二次见到他,是在电台的主持人招聘面试现场。我是评委,他也是评委,提问很专业,期间跑上跑下,协调面试的组织工作。闲聊中,才知他颇有来历,毕业于名校,出过国,来 邳州 前,在上海的东方电台做主持人。这些资历应该不虚,因为他的侃侃而谈,就证明了这一切。但是,疑窦也在心中丛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为何要舍大台就小台,舍大城市而就小城市呢?其原因,可以作太多的合情合理的想象,不过也因此而有一种预感,他不会在这儿呆的时间很长。原来是僵而未死的电台,体制改革后,立马迸发出惊人的活力,显示出现代媒体的令人耳目一新的面孔,迅速和前沿媒体形式对接后的效果令 邳州 人奔走相告,兴奋异常,听 邳州 台,谈 邳州 台,成为一时之时尚。而 李克 ,不仅功不可没,而且功莫大也——他所主持的节目,不仅是电台节目的主打,而且也是主打中的主打,无论主持播音的数量还是播音内容的质量,都无人望其向背。不能不承认,有时一个人决定一个台的成败,一个编辑决定一张报纸的成败。当然,这取决于这个人的相当高的专业造诣和非同一般的创造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李克 的播音艺术,不仅在 邳州 无人可以比肩,即使在同业中,也算得上相当有专业水准,摆在哪儿,都是块好料。先是他的《幸运降落伞》挑逗得听众心神不宁,蜂拥而来。不说别的人了,就是我们政府网站的工作人员,也禁不住他那充满诱惑力的提问。先是把电台节目在我们的政府网站上作了在线链接,然后中午不回家吃饭,大家集中在办公室,点开网上电台线链,听到提问后,就拨电台的电话。没想到,一个中午,竟然没拨进去一个。就这样一连三天,都是拨打无果。由此可以想见到 李克 主持这个节目的火爆。我平时是不听电台的,但周日在家吃午饭时,总要打开收音机,听调颇中的地方台,也就是听 李克 的幸运降落伞。 李克 的节目越主持越精彩,已不是单纯的知识的抢答提问,他的调侃、激情、机智,本身对听众来说,就是享受。午间的这一段紧张、刺激的时间,让多少人牵肠挂肚,从中得到无尽的心智快乐。此后的读报节目我只偶尔听过几次,感觉边读边评,无论是选材,还是语调上的变化,显示的不仅是相当专业的造诣,更显示出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激清扬浊,惩恶扬善,敢于干预生活,这在 邳州 的媒体中,也算是独树一帜,让人快手称快。李克 的另一个深受听众喜爱,并影响了许许多多青年男女的节目,是深夜的访谈节目《心海扬帆》。我想,在文化和精神层面上,对许多 邳州 人的影响之巨大,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过份,说它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也不为过。我们常说对普通百姓人文关怀,心灵慰藉,在我们这样的小地方,既没有这样的专业机构,也没有这样的社会公益部门,而 李克 ,通过他的节目,做到了。没必要对 李克 节目作过多的评价,观众对他的近乎疯狂般的喜欢和偶像般的崇拜,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如果细加推敲,也还有些微的瑕疵,我还为此写过几篇商榷的文章,另外也有许多想法,一直想与他作些交流,却始终没有机会,因为他太忙。据说他一天仅是直播就要三四个小时,更何况还有之前之后的大量的案头工作呢?有许多次同乘电梯,他连声说的是“太困了”。李克 有许多次说让我上他的节目,我因为胆怯而未如他愿。不过还是有一次被他强拉进了他的现场主持的节目。那是去年春节前,市里召开知识分子座谈会,他主持文艺节目,第一项就是他的拿手好戏:成语接龙。只是他请了多次,也没人上台。最后他只好说,请他唯一认识的我上台,并由我指派另一个对手。算来也是能言善辩的我,现场的抢案,也感到心急嘴拙大脑反应慢,益发钦佩他的急智应变能力了。说起 李克 在听众心中的地位,我再举个例子吧。先不说我业余辅导的一个影视导演班上的男生女生几乎都是 李克 的粉丝,且说某天早晨,刚进局大门,迎上前来一位老大娘,哈,一看竟是我父母住处的老邻居,她竟然说是来见 李克 的。天,她家可是住在老城的农业局宿舍啊!她说她天天听他播音,听的时间长了,就非常想来见见他。于是我带他去见 李克 , 李克 没见到,只见到了娟子和金铃,她们都极热情地接待她,并带她在电台里参观了一周,激动得不得了。想来事后 李克 听到有如此高龄之粉丝来追捧,应该是心有所悔没有亲自接见,更应该是心有所乐他的付出得到了如此丰厚的回报。不过 李克 也应该是有烦恼的。我在论坛上,看到有人因为他对一个法律问题的解答不满意,而对他出言不逊,惹得他发火删帖。细看一下,感觉某些听众过于放大了 李克 的能力,或者说,对他寄予了许多超出他能力所及的期望。其实,许多现实问题,是他,一个外地人既难知详情,也是无法化解的。如此对他,实在是强人所难。在同一个论坛上,还看到他如何接待重症病人,令人感激不尽的帖子。我想,这样助人为乐的好事, 李克 应该是做了无数的。就其一个外地媒体人来说,在本地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中,他所做的,已远过于他的同行,实在是难能可贵。李克 突然走掉了,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话,对他的走更没有作任何说明。此时无声胜有声,无声之走,所留下的,不仅是大家对他的想念,更是对他的走的思考。 李克 的走,不仅是 邳州 传媒界的一大损失,而且也是 邳州 文化界的一大损失。可惜,一年多的时间里, 李克 虽然走进了成千上万百姓的心中,但始终与 邳州 的文化界缺少交流的机会,他像一个流星,又像是一个孤军奋斗的战士,我想,他的内心一定很孤独,这是一个文化工作者的孤独——一个从事文化事业的人,却与当地的文化事业没有任何联系,如果放大开来看,这,可能也是 李克 离开的一个内因。当然,原因还远不止这些,也不必作更多的探索了,只希望 邳州 还会有第二个 李克 出现,更希望 邳州 能留得住 李克 这样的人物。

兼职人人是一家专门针对站长资源服务的网站,主要分享红包活动,网上赚钱方法,破解软件,站长资源,技术教程等资源下载,为站长提供有价值内容的资源网。造雪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