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职转生】 第六卷 少年期 归乡篇 第五话「第三王子」


第五话「第三王子

 

 

各位午安,我是曾赖在家里当尼特族的鲁迪乌斯。

 

今天,我来到西隆王国的免费公寓。

 

这是一间套房,不需要押金与手续费,也不用付房租,无附餐还可午睡。

 

建材是坚固的石头,紧密坚硬地组合而成。

 

虽然缺点是采光略为不足又没有床铺,厕所还是有点老旧的垂直排放型,要是住久了肯定会生病,不过就算扣掉缺点,房租还是真的很便宜!

 

毕竟是免费嘛。

 

而且,居然有这种让人安心的保全构造。

 

请看看这坚固的结界。只要待在里面,竟然能让魔术无效,也无法前往外部!

 

就连身为A级冒险者的我全力挥拳攻击也纹丝不动。

 

即使是再怎么擅长越狱逃走的高手,要进出这里恐怕也并非易事。

 

嗯,这哏已经用第二次了所以不是重点。

 

总之我出不去。谁来救救我啊!瑞杰路德,快点来救我!救命啊!

 

就这样,我陷入类似被抓住的桃子公主的感觉。

 

后来,我一整天都在试著解除结界。

 

讲到结果,只能说是惨不忍睹。无法使用魔术,就等于我几乎无计可施。我有试著敲打看不到的墙壁,磨掉画在地板上的魔法阵,还往上跳跃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差不多有四公尺高的天花板。

 

虽然能做的事情都试过了,依旧没获得任何成果。

 

如果手边有魔杖,或许起码可以敲到天花板,但我把所有行李全都交给金洁保管。尽管也没有带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过来,但说不定会有哪样能派得上用场的物品。

 

关于魔术方面,我做了各式各样的尝试,但每一个都没有发动。

 

既然魔力会被吸收,那么就尽可能放出最大的魔力来破坏这魔法阵吧!我试过这种像是少年漫画剧情的行动,却完全没出现能有效果的动静。

 

能释出魔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化为具体形式。

 

我无法让魔力变化成现象,感觉好像可以但实际上却不行。

 

该怎么说?或许跟风势太大所以打火机点不起来时的情况很像。会出现火花,瓦斯也有流出,但就是点不起来。或者是即使点起也会立刻被风吹熄的感觉。

 

帕库斯好像有说过这是王级的结界魔术吧?真了不起。

 

「……」

 

从理解无法靠自身力量逃离这里的那一刻起,焦躁感开始慢慢涌上。

 

我现在正身处于「万一发生紧急事件会什么都办不到」的状态。

 

例如要是运气不好洛琪希真的来了,而且还为了救我而竭尽全力,甚至任凭帕库斯摆布,我却没有能力出手救她。

 

大概只能大叫要洛琪希舍弃我。

 

又例如换成艾莉丝因为某事而被抓,我也无法帮助她。在那种状况下,我一定会被当成人质,所以只能靠瑞杰路德想办法解决。

 

遇上那种场面时,我也只能大叫要他们舍弃我吧。

 

再例如说帕库斯改变想法,认为只要有我当人质就已经足够,所以想杀了莉莉雅的情况……果然还是只能大叫。

 

尽管我很想认为不要紧,但是我之前并没有完全照著人神的建议行动。

 

说不定已经偏离建议了。

 

可是毕竟是人神,感觉这部分应该还没超出他的预想。不过他的建议只有提到爱夏与莉莉雅会得救,没说其他人物会得救。

 

不,这次的建议是想取得我的信赖,我不太认为会带来什么有负面意义的结果。

 

不过,可是……各种否定的想法在脑中打转。

 

可恶,必须赶快逃出去才行……

 

在我尝试各种方法的时候,到底过了多少时间?

 

我累了,总觉得好久没有消耗这么多魔力。

 

结界依然纹丝不动。

 

毕竟这是据说要用来抓住洛琪希的结界,当然不可能简单解除……

 

「呼……稍微休息一下吧……」

 

没有时钟,也看不到太阳,对时间的感觉很模糊。

 

我肚子饿了,腹部从先前起一直在咕噜咕噜叫。那个王子该不会是忘了要给饭吧?

 

不,不是那样。他是想要减少食物,让我瘦成像是矶〇强的皮包骨身材。因为那样一来,把洛琪希带来时会更助兴吧。(注:うすた京介的漫画《セクシーコマンドー外伝 すごいよ!!マサルさん》里的角色)

 

一天一餐吗?对于身体正处于发育期的我来说,实在有点难熬。

 

该怎么办呢……既然无法靠力量逃走,最好换个稍作变通的方法。想想看生前被抓进牢里的人物是怎么逃出去的?

 

例如……对了,装成生病或死掉的样子。

 

为了让医生或治愈术师进来,说不定会暂时解除结界。

 

不,帕库斯也有可能见死不救,毕竟有两个人质。

 

如果是好莱坞电影里的明星,会趁著看守接近时从铁栏杆之间伸出手,瞬间勒昏对方并夺走钥匙串,不过在这里没办法用那一招。

 

……还有什么方法?

 

重点是只要能离开这里就行。因为只要我可以使用魔术,怎样都有办法。

 

正因为如此,说不定装出顺从态度也是一种好手段。

 

「其实我从以前就看洛琪希不顺眼啊,大哥,嘿嘿嘿。而且我还知道洛琪希她家人住在哪里,在他父母面前动手如何呢?」

 

如果像这样巴结,帕库斯是不是会上当呢?

 

感觉那家伙没啥脑袋……不,还是算了。

 

就算是我,也没办法讲洛琪希的坏话。

 

如果是自己的尊严,要怎么舍弃都行,但只有说洛琪希坏话这种事情我办不到。

 

────叩……叩……

 

这时,突然有声音传进正在烦恼的我耳中。

 

那是脚步声。

 

而且逐渐靠近,是帕库斯来看我的情况吗?

 

────叩……

 

脚步声在我的正上方停止。

 

接著立刻横越房间,换成从楼梯那边传来。

 

「哦,正如金洁所说。」

 

从楼梯上下来的人是个陌生男子。

 

然而只看一眼,我就知道他很有可能是王族。

 

首先,他的服装给人一种真的很伟大的感觉。以黑色作为基调,到处都有金色的刺绣,一眼就可以看出很高价。年龄大概是二十岁左右吧,五官和帕库斯有点相似,不过给人更瘦削的印象。脸很长,颧骨突出,还戴著眼镜。

 

已经用科学证明邱比特存在的那个世界里的尼特族是不是就长这副模样?(注:指田丸浩史的漫画《爱天使》的主角「大森和英」)

 

「我是西隆王国第三王子,札诺巴·西隆。」

 

眼前的家伙以意外磁性的声音这样说道。

 

既然是第三王子,那么他是帕库斯的哥哥吗?

 

「您客气了,我是鲁迪乌斯·格雷拉特。」

 

「嗯。」

 

「请问您今日有何贵干?」

 

「嗯。」

 

札诺巴夸张地点点头,举起手上的袋子。

 

这东西在哪看过……正确来说那是我的袋子。

 

札诺巴先把袋子放到地上,才以慎重动作从里面拿出一个物体。

 

那是举著枪的战士人偶──瑞杰路德的模型。

 

「你在哪里得到这个魔族人偶?」

 

札诺巴把人偶放在很靠近结界的地方,对我提出质问。

 

「快说!我从金洁那里得知这是你带来的东西。」

 

他的语气是在审问。

 

魔族的人偶。我没想太多就带来了,果然魔族人偶在这一带也被视为邪神像吗?洛琪希模型是不具备魔族特徵的人偶,不过瑞杰路德的模型在额头上有宝石,因此一看就知道是魔族。

 

我该怎么回答才对……至少别说是自己做的会比较好吧。

 

「……那是我在魔大陆上旅行时,偶然入手的东西。」

 

「喔!果然是魔族制造的东西!那么,你是在哪一带买到的?贩卖的商人是什么模样?还有,你知道制作者是谁吗?」

 

他怎么这么热心,眼里还散发著光彩。

 

「这……这个,我也只是看一眼觉得喜欢所以买下,对详情实在不太……」

 

「你说什么?」

 

札诺巴的眼镜闪出光芒。

 

好惊人的压迫感。毫无疑问,这是杀过人的家伙才会有的眼神。

 

「噢,对了。卖这个人偶的商人有说,只要拿著这东西,就算遭到斯佩路德族袭击也不要紧。只要展示这人偶并念出:『瑞杰路德喜欢小孩、瑞杰路德喜欢小孩』这样的咒语,斯佩路德族立刻会变得像是十年老友那般友善,还会亲切地把手搭到你的肩膀上,称呼你为Brother。」

 

「喔喔!居然有这种事!还有吗?还有其他吗?」

 

「呃……可保无病平安人丁兴旺,啊,还有剑术也会变高明吧?」

 

「不对!我不是问那种事!重点就是制作这东西的人和斯佩路德族有密切关系吧?」

 

算是那样吗?

 

我只认识瑞杰路德这个斯佩路德族。

 

即使如此,要说关系是否密切,应该算是密切吧。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不想和斯佩路德族有任何牵扯的人似乎很多。

 

「嗯……果然这东西也由同一人制作的可能性很高……」

 

札诺巴一边沉吟,同时把人偶拿在手上,转来转去观察。

 

接著他把人偶放到地上,再次把手伸向袋子。

 

嗯?除了那模型,放在袋子里的东西应该只有紧急用的替换衣物而已……

 

「那么,你对这人偶有印象吗?」

 

结果从袋子里被拿出来的物品,是洛琪希的人偶模型。

 

札诺巴把洛琪希人偶放在地板上,自己一屁股坐在人偶前方。

 

「这个魔族的人像是大约五年前在市场找到的东西……」

 

他把手搭在下巴上,以带著慈爱的眼神看向人偶。

 

在试图推广瑞杰路德模型的过程中,我得知在米里斯教团的影响下,魔族人偶是违禁品。这家伙果然也是要拿这件事来问罪吧。

 

虽然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动怒。

 

「发现的人是我弟弟,据说因为这东西和当时是宫廷魔术师的洛琪希很相像,所以他亲自在市场从行商人的手上买下。」

 

「……您说『当时』是宫廷魔术师吗?」

 

「嗯?没错。你似乎不知道,但洛琪希·米格路迪亚已经不在这国家了。她无法继续忍受我那弟弟的骚扰,因此离开此地。」

 

不,基本上我已经从帕库斯那里听说了。

 

是吗,洛琪希是因为骚扰而离开吗?

 

「具体来说,他做了哪些不良举动呢?」

 

「好像是偷衣服和偷看她吧。」

 

真的假的?实在罪不可赦,应该要给那种家伙严厉惩罚。

 

对了,例如要用球棒敲烂他的电脑,或是要让他和无论什么事都会挥出收割生命之拳的大小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要不然就是把他衣服扒光关进牢里再泼下一盆冷水。

 

话说回来真是的,居然敢偷洛琪希的衣服,难道他认为这种行为会被允许吗……不,不可能,这是不可原谅的行为。就算是王子,也有可以做和不能做的事情。洛琪希离开也是理所当然。

 

……咦?

 

按照这个理论,洛琪希当初辞去家庭教师的理由难道是因为我的错?

 

「比起那些事,这个人偶更重要。」

 

札诺巴说完,伸手轻轻抚过洛琪希模型的肩膀。

 

也对,这种让人忧郁的话题应该要换掉。

 

这样想的我以认真表情点了点头。

 

「本王子对人偶特别著迷,所以收集著世界各地的人偶……」

 

他用这段话作为开头,进入正题。

 

「但是却只有这个人偶无论是制作者或产地都无法查清。可以看出是雕刻岩石制成,然而材质却比\矿坑族【Dwarf】石制工艺品的材料更硬更重。能够把这种硬度的石头雕刻到如此精巧的技术,并不存在于现今的世上……举例来说,你看这个魔杖的部分。就算是灵巧的矿坑族,要把坚硬石材削磨到这么细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札诺巴边说边指向人偶手上的杖。

 

魔杖这种细长的零件很容易折断。

 

为了弥补这缺点,我反覆在失败中求取经验。

 

这份辛劳没有白费,最后获得优良的硬度和韧性。

 

瑞杰路德人偶的枪柄也是同样材质。为了制作这部分,需要相当多的魔力、集中力以及时间。讲的具体一点,就是一公分需要花上一整天。

 

这些努力有获得成果,最后做出了不会折断也不会扭曲的零件,可以说是我个人制造技术的结晶。

 

因为这是特别费心的部分之一,受到称赞真是让人开心。

 

「这么出色的东西,贩卖的价钱却是五枚阿斯拉金币。如果是本王子,愿意出价一百枚金币。市井小民都是些没有鉴定眼光的粗鄙之人,实在可叹。不过,大概有考量到这是魔族的人像,才会订出这种便宜价钱吧。要是持有这种人像的事情被米里斯教团的神殿骑士团知道,就算是西隆的王子,也会被送上异端审问法庭,然后当成魔神崇拜者处死吧。所以只要用低价贱卖,就多的是藉口可卸责。」

 

札诺巴按著额头,很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会被处死啊……毕竟神殿骑士团好像都是些宗教狂热分子。

 

「但是,本王子从之前起就一直在寻找这人像的制作者。尽管本王子并不想和崇拜魔神的家伙有所牵扯,不过,还是很想和制作出这东西的家伙谈谈。在这种情况下,莉莉雅突然出现在本王子房内,那是洛琪希离开后隔天的事情。」

 

唔,双方不巧就这样错过了吗?

 

「莉莉雅被士兵逮捕,发生很多事后决定由帕库斯负责管理,不过在她持有的行李中有这种东西。」

 

札诺巴边说,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那是一个拳头大小,我从来没看过的箱子。

 

「本王子感到很不可思议,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小心翼翼地随身携带,不过你最好看仔细点。」

 

他以让我能够看清的动作打开箱子。

 

接著从箱子内取出一个被柔软布料包住的东西,谨慎地把布解开。

 

里面是木雕的项炼坠子。

 

这木头好像在哪里看过。

 

当然坠子是手工雕刻,可以看出制作者的技术似乎颇为笨拙。

 

「这条项炼……有什么问题吗?」

 

「嗯,这条项炼无关紧要。」

 

札诺巴这样说完,捏起项炼放到袋子上。

 

他的动作都很慎重,让人产生好感。

 

不过,他说箱子里面装的东西无关紧要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我突然察觉……自己有看过用来包住项炼的那块布。

 

「好啦,关于这条衣服。」

 

札诺巴边说,边捏著那块布摊开。

 

形状像本垒板的白色布制物体,毫无疑问……这正是……

 

\圣物【洛琪希的】。

 

「莉莉雅好像打算在你十岁生日时把这东西当成礼物。」

 

换句话说,是这么一回事吗?项炼只是伪装,她很清楚拿来包装的布才是我重要的宝物。

 

说不定莉莉雅原本是想直接送出,但考虑到在生日时赠送衣服作为礼物是一件很异常的事情,才特地做了这种处理。

 

不过,说真的我满心遗憾。

 

圣物被清洗乾净了。

 

洛琪希的特级初榨橄榄油已被洗去,丧失神性。这件衣服上不再寄宿著神。不过大概可以说是充满了莉莉雅的真心以作为补偿吧……

 

「那……那么,你想说那件衣服怎么了?」

 

我抑制著发抖的声音,开口发问。

 

札诺巴「嗯」了一声点点头,然后趴在地上。

 

「在讨论这件衣服之前,本王子先为你说明这个人偶吧。」

 

他用手指轻碰洛琪希的人偶,像是在摸什么易碎品。

 

接下来,札诺巴开始叙述。

 

没错,他开始叙述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娓娓而谈,脸上还带著恍惚的表情。

 

「首先你要像这样从正面观察。

 

乍看之下,这是举著魔杖的普通魔术师。

 

但是,这人偶具备跃动感。

 

看这长袍下襬的起伏。

 

可以明确看出这是在表现人物把一只脚往前踏,并且举起魔杖用力指向前方的那瞬间。

 

还有,能从长袍袖口和下襬窥见的手腕和脚踝!

 

外露的肌肤部分很少。

 

虽然很少,却自然而然地能感觉到异样风情。

 

而且光凭这点部分,就可以看出这名魔术师少女过于纤瘦,

 

长袍下藏著绝对不算丰满的身材。

 

明明服装如此宽松,却还是看得出来!

 

然后,接下来要像这样……从后方观察。

 

原本如此宽松的长袍无法显示出身体的线条,

 

然而因为她把一只脚往前跨,衣服也跟著被往前拉,

 

使得臀部部分的曲线有一点点凸显出来。

 

这臀部没什么肉,即使看到本人,恐怕也不会感觉到什么魅力吧。

 

然而正是像这种穿著宽松服装还会浮现的情境,才会特别显得吸引人!

 

是一种能让人觉得异样的冲动。

 

产生这种念头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件长袍可以卸下。

 

小心拆下固定住长袍的部分后,

 

会出现纯真少女只穿著贴身衣物的模样,

 

而且这个少女没有穿前胸衣物。

 

根据洛琪希这人物的前胸尺寸,这选择是正确答案。

 

像这样把人偶转向正面后,可以看到左手居然遮著前胸。

 

真奇怪,左手之前应该都拿著魔杖才对。

 

这样一想并检查长袍后,会发现左手竟然连在上面。

 

没错,其实这人偶有三只手。

 

穿著长袍的型态和穿著贴身衣物的型态,制作者是利用这种机关让两种型态合而为一。

 

完完全全是个天才。

 

既然能够卸下长袍,也就是说身体的姿势会遭到固定。

 

但是制作者却透过像这样改变内侧和外侧的手臂位置,来提高姿势的自由度。

 

而且不只如此,接下来从侧面看看吧。

 

这人偶穿著长袍时,摆出抬头挺胸,把脚往前踏的姿势。

 

然而一旦卸下长袍,不知为何却会变成把身体往前弯的动作。

 

就像是在遮掩自己的前胸和身子。

 

先确认过这一点后,再看看人偶的脸部。

 

穿著长袍时明明一脸毅然表情,

 

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在拚命强忍著羞怯情绪。

 

制作这东西的人熟谙此道,正是因为很懂,才会制作成同样表情。

 

这里有著没有任何人能模仿的『极致』。

 

的确,一些关键部分远不及矿坑族的纤细技术。

 

甚至可以说是外行人。

 

然而,这个人偶却具备了粗野的矿坑族终究无法到达的领域!」

 

我没有错过他说的任何一字一句。

 

一般人可能会愣住吧,但我是这人偶的制作者。

 

所以我听得非常仔细,而且感到很满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有人如此热情地解说自己制作的物品,怎么可能不开心。

 

没错,就是这样,他说得对。这个洛琪希模型上灌注了我当时拥有的所有技术。尽管还只能算是外行人的水准,不过有眼光的人依旧看得出来。

 

真让人高兴,连我投注在细部的心思都有察觉……

 

不过还差一点,他没看出我为什么要用手遮住前胸……

 

「咦?」

 

这时,我注意到一件事。

 

「臂窝下的痣不见了。」

 

「嗯?」

 

札诺巴回应一声,把洛琪希人偶又转了过来。

 

「噢,你是指那个黑点吗?本王子认为那有损人偶的美观,所以磨掉了。」

 

他不当一回事地回答。

 

这句话让我整人僵住,甚至彻底结冻。我睁大双眼,停止动作。

 

「磨……磨掉了……?」

 

「嗯,既然你晓得这地方有个黑点,表示你果然知道这人偶的事情吧?」

 

「……请你稍微转动那个人偶。」

 

「在那之前,你先回答本王子的问题。」

 

「总之转就对了!」

 

我发出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冰冷声调。

 

札诺巴「呜」了一声,有点畏缩地按照我的要求转动人偶。

 

「可以停了,然后从那角度观察。」

 

当人偶被转动到从札诺巴那边可以隐约看到黑痣原本所在位置的角度时,我要求他停下。

 

「请你看看手的位置。」

 

「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之请你看一下就对了。」

 

对于我有些强硬的语气,可以感觉出札诺巴不太高兴。

 

不过他还是老实地观察人偶,真是个认真的家伙。

 

「你有看出没能完全遮住吗?」

 

「……嗯?」

 

「有看出手无法到达那边吗?」

 

「…………啊!」

 

札诺巴低叫了一声。

 

看样子他总算明白了。没错,明白我让人偶用手遮住前胸的理由。

 

在少儿不宜这种概念并不存在的世界里,我为什么没让洛琪希那含蓄可爱的前熊直接显露于外呢?

 

「你有看出人偶的手能遮住前胸,却没能遮住黑痣吗?」

 

「……怎么……会这样……」

 

札诺巴全身发抖。

 

没错,这正是我特别注意到这颗痣的理由。我把把黑痣当成第二个敏感点,让人偶表现出因为没能遮住痣而感到害羞的情绪。换句话说,那颗痣才是这人偶身上最巧妙的地方。

 

「本……本王子……什么都不懂……却玷污了……这个作品……」

 

札诺巴的眼神涣散,身体开始痉挛。

 

甚至还口吐白沫,这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算了,痣的部分只要重新加上就好了。不过,那条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衣……衣服……跟……人偶一样……」

 

我比较了一下衣服和模型,才发现人偶身上的衣服和原本是圣物的那件衣服相同。

 

原来如此,我让人偶穿上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既然莉莉雅打算把这件衣服送给我,一般都会认为我和人偶有什么关系吧。

 

顺便一提,洛琪希当时还另有四件衣服,每一件的细部都略有不同。

 

虽然看不太出来,其实她相当注重时尚。

 

「原来是这样。那么,关于这个人偶,我该说什么才行?」

 

算了,也无所谓。看来札诺巴很珍惜这个模型,想来不会突然翻脸把我交给神殿骑士团。

 

「呜喔喔喔喔喔!」

 

札诺巴忽然五体投地,整个人用力趴向地面。

 

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您就是这个人像的制作者吗!」

 

这家伙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懂,我只知道洛琪希很伟大。

 

「不愧是『水王级魔术师』洛琪希的弟子!这人偶是用魔术制作出的物品吧!」

 

别直呼洛琪希的名字。

 

给我加上「小姐」。

 

「本王子每天都会欣赏您的作品,而且每次都能有新的发现,尊敬之意也越来越强烈。请您一定要允许本王子称呼您为师傅!」

 

札诺巴这样说完,移动手脚匍匐前进,试图亲吻我的鞋子。结果却遭到结界阻挡,只能「呜喔喔喔」怒吼并敲打结界。

 

这模样简直像是在夏天祭典第三天蜂拥抢夺新刊的亡者。

 

把身为人的自尊心和尊严全都舍弃,只依循欲望而活的案例就在眼前。

 

「呜喔喔喔喔!这结界是怎么回事!是谁弄了这种东西!师傅!请务必让本王子膜拜您那双神之手啊啊啊啊唔喔喔啊啊啊啊!」

 

就这样,我收了个有点恶心的徒弟。

 

生前也遇过这种家伙。

 

虽然主要是在网路上打交道,彼此的关系连朋友都称不上,不过确实有这种人。

 

是吗,原来那家伙是这副德性吗?尽管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如此崇拜……但是这样正好。我想人神一定有预料到这发展,因为在王宫里被捕而和这家伙建立起交情,然后在他的帮助下逃出这里。

 

好,我已经看到结局了!(注:出自若木民喜的漫画《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于是我摆出宛如神佛的表情对他说道:

 

「徒弟,这房间里的某处应该藏著用来维持这结界的魔力结晶,你要找出那东西并破坏它!」

 

「我明白了,师傅!实行这任务之后,请您务必!务必把制作人偶的奥义传授给我!」

 

「要是没能找到,我会把你逐出师门,而且今后再也不允许你称呼我为师傅。」

 

「这是当然!」

 

这句话让札诺巴鼓起干劲。

 

他努力在房间中到处调查,还去翻找上面的房间,就像是蟑螂那般在周围沙沙沙地爬来爬去。

 

就这样过了将近一小时。

 

讲到他的成果,只有发现天花板上可以打开一个约A4大小的洞口而已。

 

看样子帕库斯是打算从那里把食物丢进来。

 

食物可以这样解决,但他要怎么处理排泄物或生病等问题?

 

是不是要从上面送出催眠瓦斯,先让我睡著再偷偷解除结界呢?

 

不,我猜他肯定什么都没想。

 

感觉那个叫帕库斯的家伙大概会认为宠物只要有给饲料就够了。

 

总之只要能把盖子移开,或许就能逃出此地。

 

虽说天花板很高,不过垂下绳子之后我应该能想办法爬上去。

 

然而看起来很沉重的石板却像是被焊死的人孔盖那般牢牢固定,似乎很难掀开。

 

而且盖子上好像也画有魔法阵。

 

是不是一整套的设施呢?要破坏恐怕并非易事。

 

「殿下的部下里没有熟悉结界的人吗?」

 

「本王子没有部下!」

 

「是这样吗,可是连那个帕库斯都有禁卫队……」

 

「因为本王子把最后一个部下拿去和洛琪希人偶交易!哎呀,这真是一笔好买卖!」

 

原来这家伙也是个白痴。而且禁卫队居然可以交易,这国家到底怎么了?

 

总之,我可以判明一件事。

 

「好……我明白了。」

 

「哦哦,您明白了吗?真不愧是师傅!」

 

「嗯,我明白再这样下去,你应该会被逐出师门。」

 

「什么!」

 

于是我这个有点恶心的徒弟,会以易于常例的速度被逐出师门──这种状况并没有发生。

 

毕竟我不打算失去好不容易获得的帮手。

 

「换个条件吧。只要你帮忙我离开这里,事成之时我就收你为弟子。」

 

「哦哦!这种事情就可以了吗!那么请您……请您稍等一下!本王子会立刻用拳头打破天花板!」

 

「你不要乱来。」

 

我慌忙阻止握起拳头瞪向天花板的札诺巴。

 

他的表情很认真,是一种即使手骨碎裂也会继续敲击天花板上盖子的气势。真是个危险的家伙。

 

札诺巴表现出有点心神不定的样子,过了一会,他突然抬起头像是注意到什么事情。

 

「师傅,制作出这结界的人是谁?」

 

「呃,听说是第七王子帕库斯殿下。」

 

「嗯,金洁好像有提过这件事……」

 

「你没有问清楚详情吗?」

 

「毕竟本王子的脑中已被人偶填满。」

 

「噢,这样啊。」

 

总之,这个王子和金洁似乎有什么关系。

 

金洁是不是有在暗中行动呢……如果真是那样,看她对帕库斯似乎也有什么不满,说不定让她在那方面帮忙会比较好。

 

不对,应该正好相反。札诺巴说过他是听了金洁的话才来这里。也就是说,金洁想让札诺巴和我见面。是因为她看到瑞杰路德人偶,认为我们的兴趣相同吗?

 

不过,金洁拉拢这个不可靠的王子到底有何打算?

 

我实在看不懂她的行动。

 

「换句话说,师傅。只要把帕库斯处理一下就能解决了吧?」

 

「嗯?是啊,算是那样吧。」

 

这时札诺巴先稍微思考了一下,才以平静到彷佛先前那种激动态度全是幻觉的声调开口。

 

「本王子明白了,请您稍微忍耐一下。」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办法,但这王子看起来脑袋似乎也不是太灵光,要是胡乱行动,会不会反而是自找麻烦啊?

 

「呃,在实际行动之前,请先找哪个人确实商量。对了,例如去找金洁小姐,或是跟我商量也可以啦。」

 

「哈哈哈,师傅您真是爱担心。请放心把一切都包在本王子身上吧。」

 

「喂!等等,你要去哪里?听人说话啊!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札诺巴边笑边走上楼梯。

 

「真的假的……」

 

在这时,我产生自己闯祸了的想法。

 

我以为自己煽动了没有部下的废物王子,主动去招惹麻烦。

 

也以为事态会往非常糟糕的方向演变。

 

强烈的不妙预感不断涌上。

 

唉,早知道会这样,应该拜托他拿食物过来这点程度的小事就好。

 

我思考著这些事情。

 

然而,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些是错误的判断。

 

对于札诺巴·西隆这个人物,我完完全全看走了眼。

 

事后仔细回想,或许在札诺巴得知我是人偶制作者的那一刻起,这次事件就已全面结束。

兼职人人是一家专门针对站长资源服务的网站,主要分享红包活动,网上赚钱方法,破解软件,站长资源,技术教程等资源下载,为站长提供有价值内容的资源网。maixueji.com 造雪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