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职转生】第三卷 少年期 冒险者入门篇 第四话「信任的理由」

第四话「信任的理由」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米格路德族的村庄,那就是「穷到了极点」。

 

居民有十几户。

 

屋子的外型很难具体说明。就是先在地面上挖洞,再把龟壳盖在坑洞上的感觉。

 

和这里相比,可以明显看出阿斯王国的建筑技术先进很多。不过就算是阿斯拉王国的建筑技师来到无法取得木材的这片土地,也会陷入没有材料可用只能举手投降的状态吧。

 

从村外也能看到的田地里等间隔地种植着叶子萎缩下垂的植物。看起来似乎快枯萎了,真的不要紧吗?洛琪希制作的魔族辞典里对农业方面并没有提及详细内容,只有写着蔬菜有苦味并不好吃这种程度的情报而已。

 

顺道一提,在田地角落种着长了牙齿,类似食〇花的恐怖花朵。(注:电玩《超级玛利欧兄弟》的敌方怪物)不知道那到底是植物还是动物,一口不整齐的牙齿正发出喀喀声。我记得那应该是用来对付入侵田地的有害动物。

 

在村庄角落,可以看到几个看起来像国中生的女孩正围着火堆不知道在忙什么。即使这光景很像是校外教学,但她们其实是在准备食物。集中在同一个地方烹煮,然后分给大家。

 

村里几乎没看到男性。

 

虽然有小男孩,不过大人似乎只有刚才负责守门的洛因和村长。

 

我记得这里应该是男性负责外出狩猎,女性负责留守家里的聚落,所以男性大概是出去打猎了吧?

 

「这附近能打到的猎物是什么呢?」

 

「魔物。」

 

虽然这答案大概已经正确回答了我的问题,但有点不够详细。就像是请教渔夫可以捕到什么,结果对方却说是海鲜那样。也罢,只要继续追问就得了。

 

「呃,放在屋子上的东西也是魔物吗?」

 

「那是大王陆龟(Great Tortoise)。龟壳坚硬,但肉好吃,筋还可以拿来制作弓弦。」

 

「那就是主要的猎物吗?」

 

「嗯。」

 

肉好吃吗?不过,我实在无法想象那种尺寸的乌龟。毕竟村里最大那间房子上盖着的龟壳看起来约有二十公尺左右。

 

我正在思考这些事,就看到瑞杰路德与洛克斯走进刚刚提到的那间屋子。

 

最大的地方就是村长的家。不管在哪个世界,这道理似乎都一样。

 

「打扰了。」

 

「谢……谢谢您邀请我来……」

 

我和艾莉丝都打着基本的招呼并进入室内。

 

「喔喔……」

 

比起外观看起来的样子,里面相当宽广。

 

地上铺着毛皮,墙上挂着色彩鲜艳的壁毯。

 

房间中央有类似日式地炉的区域,里面烧着微弱的火,照亮房间内部。

 

家里没有隔间,到了晚上,大概是裹着地上的毛皮睡觉吧。

 

角落放置着剑和弓等物品,能明显看出他们的确是狩猎民族。

 

先前陪在村长身边的两名女性并没有跟进家中。

 

「那么,就来听听你们的情况吧。」

 

洛克斯在地炉附近一屁股坐下,如此说道。

 

瑞杰路德坐在他的正面,我则在瑞杰路德旁边盘腿而坐。

 

看了看艾莉丝的情况,她正不知所措地站着。

 

「在屋子里也坐在地上吗?」

 

「上剑术课时不是经常坐在地上吗?」

 

「是……是那样没错啦。」

 

艾莉丝虽然不是那种不愿意直接坐在地上的类型,但大概是因为和礼仪规矩课程中学到的知识有落差,才会感到困惑吧。

 

上课时学过「在他人面前必须保持礼节」,但现状却不一样,因此她不知所措。

 

我一边看着艾莉丝在地上坐下,同时担心起回去以后,这次经验不知道是否会在礼仪规矩方面造成不良影响……带着些微不安,我转身面对村长。

 

★★★

 

在讨论今后的问题之前,我先把自己的名字、年龄、职业、先前住处,还有和艾莉丝的关系、艾莉丝的身分等个人情报,以及莫名其妙来到魔大陆所以想回去的愿望都告知对方。

 

至于人神的事情则没有提起。我不确定那个神在魔族心中具备何种立场,万一是被视作邪神,有可能会引起多余的怀疑。

 

「……就是这么回事。」

 

「嗯。」

 

洛克斯听完我的话,露出国中生面对难题正在苦恼的表情并陷入思考。

 

「……是这样吗……」

 

我等待他做出结论,身边的艾莉丝却开始打起瞌睡。从旁看来本以为她依然很有精神,但或许不习惯的旅行果然还是消耗了她的体力。

 

昨晚在我睡着之后她似乎也一直醒着没睡,还是到极限了吗?

 

「我会负责沟通,你想睡就睡吧。」

 

「……你说想睡就睡,但要怎么睡啊?」

 

「大概是裹着旁边的毛皮吧。」

 

「可是没枕头。」

 

「你可以用我的大腿。」

 

我模仿面〇超人的风格说出这句话,并拍了拍大腿。

 

「用……用你的大腿是什么意思……」

 

「就是可以把我大腿的部分当成枕头。」

 

「…………是喔?谢……谢谢。」

 

如果是平常的艾莉丝,或许会嘀嘀咕咕地抱怨。然而大概是睡意已经到达最高值,她甚至没有表现出想推辞的反应,直接把头枕到我的大腿上。虽然脸上带着紧张表情,双手还紧紧握拳,不过闭上眼睛后没过几秒,她就很干脆地睡着了。果然累了吗?

 

我轻轻摸着艾莉丝的红发,大概是会痒,她扭了扭身子。噗呼呼。

 

这时,我感觉到视线。

 

「……有什么事吗?」

 

洛克斯以一种彷佛在欣赏什么温馨场景的眼神望着我们,真让人有点难为情。

 

「你们感情真好。」

 

「那是当然。」

 

不过,还保持着严禁亲密接触的关系。毕竟我们家大小姐拥有扎实的贞操观念,而我本人也尊重她的想法。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回去?」

 

洛克斯提出和瑞杰路德相同的问题。

 

「徒步,边旅行边赚钱。」

 

「就两个小孩子?」

 

「不,由我一个人负责赚钱。」

 

怎么能交给对世事一窍不通的艾莉丝呢,虽然在不知世事这方面我也是半斤八两啦。

 

「不是两人,我会跟着。」

 

这时,瑞杰路德插嘴说道。他虽然是可靠的同伴,但还要顾虑到人神的问题。即使我心里很想信任他,不过还是在这里分开会比较好。要先斩断后顾之忧。

 

不过……好啦,该如何拒绝呢?

 

我正在烦恼,这时洛克斯却面露难色。

 

「瑞杰路德,你跟着他们是有什么打算?」

 

「没有什么打算。我会保护两人,把他们平安送回故乡。」

 

瑞杰路德不太高兴地回答。

 

听到这有些各说各话的回答,洛克斯叹了口气。

 

「你无法进入城镇吧?」

 

「唔……」

 

嗯?无法进入城镇?

 

「你带着这两个孩子靠近城镇后,会发生什么事?我记得应该是一百年前吧?你被卫兵四处追杀,甚至还组织了讨伐队。」

 

一百年前?

 

「这……但是,只要我一个人在外面等就可以了。」

 

「在城镇内发生的事情就不管了吗?真是不负责任。」

 

看到洛克斯不以为然的表情,瑞杰路德狠狠咬牙。

 

斯佩路德族受众人厌恶,即使在魔大陆上也是一样。不过,讨伐队未免太过火了吧,是被视为魔物吗?

 

「要是在城镇里发生什么事……」

 

「要是出事,你打算怎么做?」

 

「即使要杀光全镇的人也会救出他们。」

 

瑞杰路德的眼神很认真,可以看出这家伙心里有真的会那样做的决心。

 

「一牵扯到小孩子就是非不分呢……回想起来,你能受到这村庄认同,也是因为你出手救了遭到魔物袭撃的小孩。」

 

「是啊。」

 

「那是五年前发生的事吧,时间过得真快……」

 

村长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承蒙对方帮助还说这种话实在很没礼貌,但这动作会让我感到相当不爽。因为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个得意忘形的国中生在嘲笑大人很蠢。

 

「不过瑞杰路德,用这么强硬的手法能达成你的目的吗?」

 

「唔……」

 

瑞杰路德皱起眉头。原来这男子似乎有什么目的。

 

「所谓的目的是指?」

 

我插嘴提问。

 

「很单纯的事,他想要消除世人对斯佩路德族的负面评价。」

 

我差点回答那种事根本不可能办到。

 

所谓的歧视问题,并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够改善的状况。就连以班级为单位的霸凌,也不是只靠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件。更何况对斯佩路德族的迫害观念在全世界都已根深蒂固,连那个艾莉丝都吓成那副模样。像这种一直被断定为邪恶的存在,到底要怎么做才会变成善良呢?

 

「可是,你们真的有在战争中不分敌我都出手攻击吧?」

 

「那是因为……!」

 

「就算说是负面评价,但斯佩路德族是恐怖种族的事实……」

 

「不对!那不是事实!」

 

瑞杰路德勒住我的领口,还以非常骇人的眼神瞪着我。糟糕,我开始发抖了。啊哇哇……

 

「那是拉普拉斯的阴谋!斯佩路德族不是恐怖的种族!」

 

什……什么……他说什么?别这样,有点吓人,我的身体一直抖个不停。是说,阴谋?是阴谋论吗?他提到的拉普拉斯是五百年前的人物吧?

 

「你……你说拉普拉斯做了什么?」

 

「他背叛了我们的忠诚!」

 

抓住我的力道减弱了。我拍了拍瑞杰路德的手,他总算放开我的领口。

 

「那家伙……那家伙他……!」

 

可是,他的手不断颤抖。

 

「我可以请教详情吗?」

 

「说来话长。」

 

「没关系。」

 

接下来瑞杰路德叙述的故事,可以说是历史背后的另一面。

 

★★★

 

魔神拉普拉斯。他是统一魔族,从人族身上赢得魔族权利的英雄。

 

斯佩路德族在非常早的时期就已经成为拉普拉斯的属下。除了优秀的敏捷度和凶恶的侦察能力,而且还拥有极高战斗能力的他们是拉普拉斯的禁卫队之一,专门负责奇袭和夜袭。由于额头上的眼睛能像是雷达那样看清周围,因此他们绝对不会反遭奇袭,也一定能让奇袭行动成功。

 

据说斯佩路德族是精锐部队。

 

在当时的魔大陆上,提到斯佩路德族时甚至会让人抱着敬畏和尊敬。

 

拉普拉斯战役中期。

 

正好是开始侵略中央大陆的时期,拉普拉斯带着一把枪拜访斯佩路德族战士团。

 

他拿去的东西是后来被称为「恶魔之枪」的武器。

 

拉普拉斯把那东西赐给战士团。据说那把枪虽然外观和斯佩路德族的三叉枪相同,但枪身漆黑又散发出不吉之气,一看就知道是魔枪。

 

当然,战士团中也有人反对。他们宣称:「枪是斯佩路德族的灵魂,不能舍弃原本的枪改用这种东西。」然而,这是众人主公的拉普拉斯准备的武器。所以最后,身为团长的瑞杰路德强制所有人改用这魔枪。

 

因为他相信这样做可以彰显对拉普拉斯的忠诚。

 

「嗯?团长?」

 

「没错,我以前是斯佩路德族战士团的团长。」

 

「……请问你现在几岁?」

 

「五百之后就没在算了。」

 

「噢……是喔……」

 

洛琪希辞典里有写到斯佩路德族很长寿吗?算了也没差。

 

斯佩路德族战士团把前往某地把自己原本的枪插在那里,改用恶魔之枪继续战斗。

 

恶魔之枪拥有强大的力量。能促进身体能力提升数倍,让人族使用的魔法无效化,感觉也会变得更加敏锐,带来压倒性的全能感。

 

结果,斯佩路德族逐渐转变成被他人视为恶魔的存在。

 

恶魔之枪吸入越多鲜血,使用者的灵魂也会随之被污染得越漆黑。

 

然而却没有人产生疑心。由于所有人的精神都以差不多的速度受到侵蚀,因此没有任何人察觉自身以及周围的变化。

 

于是,悲剧开始发生。

 

不知从何时起,战士团无法区别出敌我,皂白不分地对周遭发动攻击。他们袭撃每一个人,不问男女老少,就算对象是小孩子也毫不留情。

 

瑞杰路德说那时的记忆依旧历历在目。

 

曾几何时,魔族认定斯佩路德族是叛徒,而人族则说他们是无血无泪的恶魔。

 

据说当时的瑞杰路德等人即使得知这传言,似乎也面露愉悦表情,认为这样才是一种「赞美」。

 

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装备恶魔之枪的斯佩路德族很强大。没有人能够歼灭靠着魔枪力量以一挡千的战士团,他们也成为世界上最让人畏惧的集团。

 

然而,并不是完全没有消耗。受到人族、魔族双方的敌视,不分日夜持续战斗,让斯佩路德族的战士团人数一个个减少。

 

明明如此,却依旧没有任何人对这种现状感到怀疑。甚至还陶醉于其中,认为能因为战斗而死正是至高的终局。

 

这时,他们听说斯佩路德族的聚落遭到袭撃。

 

地点是瑞杰路德的故乡。虽然这是为了诱出斯佩路德族的陷阱,他们之中却没有人能做出正常判断。

 

斯佩路德族的战士团回到久违的聚落——并发动攻击。

 

他们认为既然那地方有生物,就该一律杀光。

 

瑞杰路德杀死双亲,杀死妻子,杀死姊妹,最后刺穿自己的小孩。

 

虽说还是个小孩,但他也受过要成为斯佩路德族战士的锻炼。即使战斗的内容算不上死斗,但在最后,瑞杰路德的儿子打断了恶魔之枪。

 

这瞬间,让人心情舒畅的美梦结束。

 

同时,恶梦上演。

 

瑞杰路德嘴里有个硬梆梆的物体。发现那是儿子的手指后,他狠狠吐了。原本想要自杀,但瑞杰路德立刻推翻这想法。因为比起去死,还有其他必须去做的事情。

 

也就是有一个即使自己会死,也要把对方碎尸万段的敌人。

 

这时候,斯佩路德族的聚落被魔族的讨伐军包围。战士团只有十人。

 

拿到恶魔之枪时人数约有两百的战士团,那些勇猛果敢的战士们,现在居然只剩下十人,而且是满身疮痍的十人。有人失去一只手,有人失去一只眼睛,还有人额头上的宝石已经碎裂。即使遍体鳞伤,他们依旧以好战表情瞪着将近一千人的讨伐军。

 

瑞杰路德领悟到,自己等人会白白丧命。

 

所以他第一个行动,是把同伴们手上的恶魔之枪全部打断。

 

同伴们一个个恢复神智,然后茫然自失。

 

有人因为杀死家人而悲叹,有人泪如雨下。

 

然而,没有任何人要求继续作那场梦,没有任何人如此软弱。每个人都发誓要找拉普拉斯复仇,也没有任何人指责瑞杰路德。他们已经不再是恶魔,也不是战士这种拥有高洁尊严的存在。

 

只是一群脏兮兮的复仇鬼。

 

瑞杰路德不知道那十人最后怎么样了。

 

他说,他们恐怕全都死了。

 

一旦放开恶魔之枪,斯佩路德族只不过是有点强的战士。更何况熟悉的自己那把枪也不在手边,而是必须用他人的武器战斗,当然不可能残活下来。然而,瑞杰路德本身突破了包围,在半死半活的状况下彻底甩开追兵。之后,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三天三夜。

 

活下来的瑞杰路德身上的唯一物品,是儿子的枪。他儿子打断恶魔之枪,以自己的灵魂保护瑞杰路德。

 

之后,经过数年的潜伏生活,瑞杰路德成功报仇。

 

据说他介入杀死魔神的三英雄和拉普拉斯之间的战斗,终于报了一箭之仇。

 

然而即使打倒拉普拉斯,也不代表一切能够重来。

 

斯佩路德族受到迫害,除了被瑞杰路德等人亲手毁灭的聚落,还有其他几个聚落也因为迫害而四分五裂。

 

为了帮助族人逃走,瑞杰路德又和魔族开战。

 

据说斯佩路德族在战后受到的迫害极为惨烈,而瑞杰路德的反击也宛如烈焰般狂暴。

 

瑞杰路德已经将近三百年没在魔大陆上遇到其他斯佩路德族。

 

其他斯佩路德族是否已经全灭?还是逃到哪里建立起聚落?他似乎也不太清楚。

 

「会演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拉普拉斯。然而,我也必须为斯佩路德族的负面评价负起责任。所以就算我是全族的最后一人,我还是很想消去这个负面评价。」

 

最后,瑞杰路德如此收尾。

 

★★★

 

他的话语很朴拙,绝不是那种试图动之以情的言论。

 

然而瑞杰路德的遗憾、愤怒、无奈,各式各样的感情都有传达给我。

 

如果这是编造出来的故事,或是说话方式和声调其实是演技,我大概会基于别种意义对瑞杰路德感到尊敬。

 

「真是悲惨的过去……」

 

如果全盘相信这番话,那么斯佩路德族是恐怖种族的认知就是一种错误。

 

我也不懂拉普拉斯为什么要把恶魔之枪送给他们。或许是考虑到战后收拾局面时,可以把斯佩路德族塑造成代罪羔羊。如果真是那样,拉普拉斯真是个最恶劣的超级混账。

 

斯佩路德族如此忠诚,就算要把他们当成代罪羔羊,应该也没有必要采用那种类似陷害的手法来舍弃他们才对。

 

「我明白了,我也会尽可能帮忙。」

 

内心某处有另一个我提出异议。

 

你现在有那种余裕吗?有那种余裕去顾虑别人的问题吗?自己的事情就应付不过来了吧?旅行可会辛苦得超乎想象喔。

 

然而,嘴巴这边却没有停下来。

 

「虽然我也提不出什么好主意,但是身为人族小孩的我出手帮忙,或许能够带来某种变化。」

 

当然,我不只是基于同情和善意,也自有盘算。

 

如果刚刚的故事是真的,那么瑞杰路德很强,拥有和英雄同水平的力量。他表示要用这种力量来保护我们,那么至少在途中不会因为受到魔物袭击而死吧。

 

要带着瑞杰路德同行,就代表在城镇外可以放心,在城镇内则会不安,必须分别面对这两种状况。但是如果能解决在城镇内的不安,他将会成为最棒的战力。

 

毕竟他是宣称不会受到奇袭也不会受到夜袭的强者,在城镇中被扒手或盗贼之流盯上的可能性应该也会大幅降低。

 

而且……虽然没有根据,但我总觉得他看起来是个不会说谎的笨拙男子,或许是个能够信赖的人物。

 

「我可以承诺,我会尽可能帮忙。」

 

「啊……嗯。」

 

瑞杰路德露出讶异的表情。是因为我的眼中不再有猜疑神色吗?

 

怎样都无所谓,我决定要相信他。没错,我三两下就被刚才那番话给骗倒了。明明生前就算听到什么赚人热泪的故事,我也只是会哼气嘲笑而已,现在却被轻易打动。所以不是也很好吗?就算被骗也没关系。

 

「可是,斯佩路德族真的……」

 

「没关系,洛克斯先生。我会想办法对应。」

 

在城镇外受瑞杰路德保护,进城镇后由我保护他。这是Give and Take。

 

「瑞杰路德先生,从明天起,请你多多关照。」

 

若说有一个不安点,那就是恐怕这个发展正符合人神的意图。

兼职人人是一家专门针对站长资源服务的网站,主要分享红包活动,网上赚钱方法,破解软件,站长资源,技术教程等资源下载,为站长提供有价值内容的资源网。造雪机